二零一六年NFL休赛期:权力的游乐
分类:天天体育

图片 1

本故事改编于HBO电视剧《权力的游戏》,如剧情与原作有出入,纯属本文情节需要。

1

君临城,一个静谧的深夜。

垂垂老矣的国王劳勃-佩顿-拜拉席恩瘫坐在铁王座,右手支撑着头,若有所思的样子。忽闻细碎的脚步声,国王有气无力地抬了抬眼,发现是王后瑟曦-冯米勒-兰尼斯特缓缓地向王座走来。

“米勒,你知道铁王座是如何铸成的吗?”

“当然,先王每赢得一场比赛,便从对手的头盔上取下网状面罩,先王身经百战,日积月累便铸成了铁王座。”

“没错,可先王这样的做的用意你知道吗?”

王后米勒摇摇头。

“铁王座由无数的面罩熔断后焊接而成,看起来威风八面,可坐在铁王座的感觉却是冰冷、坚硬、硌人、别扭,时时刻刻警戒着每个能坐在上面的王。”
米勒挤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国王继续说到。

“米勒啊,近日寡人顿感身体抱恙,恐大去之时已不远矣,寡人心知我们的婚姻只是家族之间的联姻,可我们的孩子奥斯怀勒,他聪颖无比,未来必是一代明君,可铁王座并非每个人都能坐得稳,寡人命令你!你一定要好好辅佐奥斯怀勒!”

幽静地深夜里,王后米勒没有任何回应。

三月,国王风光大葬[注1],本以为奥斯怀勒-拜拉席恩会顺利成章地成为新王,但登基之日铁王座空空如也,这小子居然南下投奔了娘家兰尼斯特家族,放弃了成为新王的资格[注2]。无风不起浪,乱党们开始散播谣言,拜拉席恩家族祖传是黑色头发,可小奥斯怀勒却是棕色!一石激起千层浪,君临城内所有人都认为,王后米勒与其他男人有染才生下此子,连卖酒的小贩们都开始对王后米勒的风流韵事多加评论,直到执事长老埃尔维忍无可忍迁怒下来,将王后关入死牢,并将其剥光,赤身裸体在君临城内游街示众,最令王后米勒无法忍受的是,身后的修女不断地念着“羞耻,羞耻,羞耻......”[注3]

国不可一日无君,城不可一日无主,直到受尽屈辱的王后米勒决心自立为王,便使诈用“野火”炸死了反叛之臣,唯独留着执事长老埃尔维一命,为的是让其亲手奉上王冠,而埃尔维受性命所迫无奈将镶满亿万颗珍宝异石的王冠戴在米勒头顶,史称瑟曦-米勒王一世。

“米勒,从此库比亚克-兰尼斯特长老和菲利普斯-兰尼斯特长老分摊了权力,君临城都是你们家的势力了[注4],从今开始,你就是君临城新的王了。”[注5]

长老埃尔维被打入暗无天日的死牢,王后不仅把所有关于埃尔维的壁画全部销毁[注6],并亲口将那句令自己羞愤至极的话如数奉还给了埃尔维:“羞耻,羞耻,羞耻......”

2

凯岩城,一个令人辗转难眠深夜。

“再让我在寝宫里看到妓女,你就给我滚!!!”

“不必了,我现在就滚。”

闭上眼,泰温-瓦特-兰尼斯特公爵又想起这件不开心的往事,距离赶走他那侏儒儿子霍耶尔-兰尼斯特,已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注7]。瓦特向来对霍耶尔严厉至极,狠毒程度甚至让人怀疑他们是否真的有血缘关系。历年一次次的失败让瓦特心如刀割,他开始思考,赶走霍耶尔是否是个正确的决定?

“王,我是泰温-瓦特-兰尼斯特。”

“你的大名我早有耳闻,你迟早会成为天下第一人的。”

瓦特悉心擦拭着自己心爱的铠甲和弩箭,遥想十年前,“疯王”劳伦斯-泰勒-坦格利安曾亲口夸奖过自己[注8],从此瓦特开始疯狂的操练,冬练三伏夏练三九,练武场被洪水侵袭也挡不住瓦特的热情[注9],且每年的强度越来越高。直到瓦特终于可以自信的说一句,老子已经是天下第一人了,可为何还是无缘铁王座?谁又知道“疯王”的这句赞赏不是一句客套话呢?

“兰尼斯特公爵大人,我来投奔您了。”

“傻孩子,怎么叫得那么生分,叫爷爷就好了。”

“嗯...爷爷,和我一起来投奔的,还有副将拉马尔-‘魔山’-米勒大人。”

面对未来残酷的五王之战,奥斯怀勒的逃叛和魔山米勒的加入让兰尼斯特家族更加如虎添翼[注10],摧城拔寨的本领自然是更上一层楼,更不论五王之战的决战地在凯岩城[注11],可自己真的有绝对信心能力拔群雄一统天下吗?

“公爵大人,您知道吗?米勒已经在君临城称王了,您...”

“无碍,反正她也是兰尼斯特家的人,而且......”

瓦特坐在肮脏不堪的马桶,忧心忡忡,心头的所有问题似乎都得不到答案。强如他这样的天下第一勇士,为何铁王座距离他依然那么遥不可及,米勒在君临城称王,可他心知天下迟早是自己的。只是瓦特根本不知道,一个身材短小的男人,正拿着他挚爱的那把弩箭,向着茅房走来......

3

临冬城城郊。

拉姆斯-牛顿-波顿心爱的九条猎狗里,灰简妮冲在最前头,在不足百米远的森林尽头,猎物——一位年轻姑娘在苟延残喘地逃跑,似乎还想把握那聊胜于无的一丝生机。直到牛顿用箭射中了她的左胸,鲜血喷涌,女子一命呜呼。

“呵呵,像罗布-斯塔克一样死去,呵呵。”

去年冬天一役号称“私生子之战I”[注12],眼前的这座临冬城,也是此战与斯塔克家族的私生子殊死一战拼来的。牛顿骑着北方特产的花白马回到城内,用力地勒了勒缰绳,便下马回营。此时一位不具名的部下参见。

“这该死的北方真是难熬,都不知道斯塔克家族是怎么过来的。”

“禀报牛顿大人,您命小人所制兽皮大衣,小人已催工匠连夜赶出来了,您试试如何?”

“兽皮大衣果然是不错,只是不知人皮大衣是何种滋味,呵呵。”

“牛顿大人,最近市井里有些难听的叫法,说我们都是杂种的小子们,你说要不要教训教训这些人。”

“这些混蛋!难道只有白人四分卫才能称得上是正统,而黑人四分卫只能配得上叫“私生子”或“杂种”吗?”

“还有,御林铁卫约什-诺曼已经逃判了,转投了红皮肤多斯拉克蛮族。[注13]”

“呵呵,我早就看出那小子脑后有反骨,迟早是背叛我的,只要他没投靠北境长城的那个杂种,都无所谓了。”

“还有,大人,执事长老里维拉大人说不喜欢你那些达阵庆祝姿势,希望您能收敛点。[注14]”

“这老头子真是事多。”

“可是您那么做的确是有些张狂不是?”

“你们懂什么?你们以为我前几年那个姿势是‘超人更衣’?你们错了!那是要从对手的胸口剥下他们的皮!你们以为近两年那个姿势是‘点头翱翔’?你们错了!那是当对手的亲人看到他们被我生生剥皮,吓得把头低下的惨状!这下你们明白了?!”

“明白明白,大人教训的是。”

“走吧走吧,北境长城那杂种又开始叫嚣了,我和他的帐还没算清,容我想想是剥了他的皮,还是割了他的命根子吧。”

4

北境长城。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於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苍茫的白雪覆盖了北境几乎每一寸角落,拉塞尔-威尔逊-雪诺细心地扫视了每一个眼光触及到的地方,没错,都是雪白的,没有入侵者的痕迹。每一个辗转反侧的难眠夜,拉塞尔都会上长城巡视一圈,然后继续躺回冰冷的床上。距离他输掉“私生子之战I”已经过去八个月,可拉塞尔一直耿耿于怀。

翌日,城郭外依然飘扬着属于拉塞尔名字缩写的“RW”旗帜[注15],而这一天,作为总司令的他将要宣布一项会令所有守夜人神经炸裂的决定。

“我的守夜人兄弟们,林奇爵士尸骨未寒告诫我们[注16],身处今时今日,我们已经无法守望和平。南方有牛顿那杂种继续要向北进发,而长城以北,沉寂千年的异鬼已然觉醒,所以......”

“司令大人您要说什么请直言。”

“所以我们理应寻找邻邦结盟捍卫长城和家园,野人首领谢尔曼-雷德已经答应与我们结盟......”

台下一片哗然,他们根本无法相信敬爱的司令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反对!!!司令大人,您难道不知道?!大家的亲人几乎就是被野人所杀害!要和他们结盟,那您杀了我们吧!”

忽然台下一个声音不紧不慢地说着,此人是野人首领谢尔曼-雷德。

“你们这群守夜人就是太有原则,你们懂不懂什么叫腹背受敌之苦?我们虽然几百年互为仇敌,可我答应你们,结盟时期野人一定能恪守和平共处的原则。再说了,我们有巨人,能攻城,或者你们守夜人出城迎敌,大可以把长城留给我们守护。[注17]”

此话一出,台下宁死不屈的呼声更加此起彼伏,而拉塞尔只是留下了一句。

“我理解你们,可我的做法是为了顾全大局。我心意已决,不用再争执了。”

一个月后,再度议会,拉塞尔宣布了一个更加骇人听闻的消息,他要与野人歌女西雅拉结婚了![注18]

“您这是要干什么?!和野人结盟就罢了,难道还要迎娶我们的仇人?”

“我知道,可前一辈犯的错,不应当由后代来偿还啊。”

“守夜人的誓言里:‘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您不记得我们曾经的宣誓了吗?”

“我当然记得,只是时代变了不是吗?我的肉体和灵魂都完全属于守夜人,可是我的心已属于西雅拉,你们不用再说了!”

部分守夜人对拉塞尔的积怨越来越深,直到其新婚后第三天的夜里,拉塞尔留在帐中思谋抵御“小剥皮”牛顿之法。忽然小鬼头奥利匆匆跑入拉塞尔帐中,“总司令大人,您带回来的一个野人,说知道卡罗尔叔叔的下落,您出来吧!”

拉塞尔也急急忙忙地跑出去,只是,他根本无法想象等待他的是什么。

5

奴隶湾,弥林城。

丹妮莉丝-伊莱-坦格利安再次从那个噩梦里惊醒,这个梦自从马王卓戈去世以后就一直陪伴着她。在梦里,一个躯体苍老的妇人对伊莱说:“命中注定你将燃起三团火焰、骑乘三匹坐骑、经历三次背叛...”这梦看似无头无脑,但伊莱坚信着,命运若一直与“三”有关,现今他的身边有三头巨龙,那么自己命里一定会有第三次荣登巅峰之时。

辉煌的金字塔宫殿,宫殿外的两根承重柱,雕刻着牛角女妖的巨大雕像。而走入宫殿内,巨大的花岗岩石层层叠叠,工匠用精巧的壁画做装饰,肃穆的无垢者持枪而立,而女王端坐在宫殿的最顶端。伊莱女王和麦卡杜爵士商量着。

“麦爵士,你认为我们现在的战力如何?”

“回禀女王,陆军部队八千无垢者不论,近日又从奴隶善主那收缴了两艘战舰——‘达蒙-哈里森号’和‘奥利维耶-弗农号’[注19],海上实力也有所增强。”

“除此以外呢?”

“您难道忘了,二龙维克托已经伤愈,小龙斯特林也长成了,只要把大龙奥德尔找回来,您的孩子们集体投入战斗,定能无坚不摧[注20]!”

忽然殿外有人晋见,侍女弥桑黛在殿前高声宣礼:“跪迎弥林女王,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大草原上多斯拉克人的卡丽熙,解放者,龙之母,不焚者,风暴降生丹妮莉丝。”

而殿下所跪拜之人,头巾把脸裹得严严实实,皮肤被太阳晒得发红,身前摆着好几个布包,眼泪婆娑地,用哭腔说着话。

“女王大人,呜呜,你可要为我做主啊...那个黑色的家伙从天而降,喷出一团火,我的小女儿们就...呜呜呜...呜呜呜。”

伊莱女王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好让外人看不出她内心的触动,随后走下宝座。她走到那泪人面前,能看到每个布包上的名字:德斯蒙德-特鲁凡特、拜伦-麦克斯维尔、史蒂芬-吉尔摩尔、德尔文-布罗、布伦特-格莱姆斯、约什-诺曼[注21]。当她随便打开一个布包,一具烧得只剩枯槁的尸体,她心里清楚,这些都是奥德尔干的。可伊莱女王瞬间又发现,其他布包鼓鼓满满,而刻着约什-诺曼名字的布包却有些干瘪,当女王发现这个问题时,那个用头巾裹脸的男人已经完全不见踪迹了。

金字塔像是地震一般的摇晃了一下,殿外一阵嘈杂,卫兵来报,红皮肤多斯拉克蛮族偷袭奴隶湾!就在此时,宫殿内忽然燃起大火,而那个头巾包脸的男人忽然将逃生的宫门关闭,并将其反扣起来,就在那一瞬间,他的头巾突然散落开来,此人正是约什-诺曼!那个从波顿家族逃判的诺曼!

大火在宫殿里迅速蔓延,黑烟将整个金字塔包围,直到把宫殿内的所有人都化为灰烬,把宫门也烧得残破不堪。一个娇小的身影从火海里走出来,伊莱女王竟然没死,只是身上的遮羞之物已荡然无存。

正在此时,红皮肤多斯拉克蛮族大军的头顶上忽然出现了一支巨大的怪物,他盘旋着,怒吼着,等待着主人的命令。

伊莱女王只说了两个字:奥德尔,龙焰。

6

极寒北境。

夜王布雷迪用如冰一般的湛蓝深邃的眸子,望着一轮皎洁的明月开始伤怀,而尸王贝利切克从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布雷迪,在想什么呢?”

“大陆上的那些人真是愚蠢,真的以为能在新五王之战取胜就能一统天下了?太天真了。最终统治新世界的,必然是我们。”

“可大陆上的魔法阵会让你一个月无法投入战场,真的没关系吗[注22]?”

“呵呵,就像大陆上那些人说经常我们老了一样,我们不是人,怎么会老呢?呵呵。”

一阵凛冽地寒风吹过,把夜王布雷迪的白发吹得飘动,那如冰一般的眸子忽然聚焦了,他发出一声怒吼,身后,亿万只同样苍白的异鬼们响应着夜王的怒吼。

长夜终结,凛冬将至。


注释:
注1:佩顿-曼宁在今年3月宣布退役。
注2:布罗克-奥斯怀勒意外宣布签约休斯敦德州人。
注3:传埃尔维起初只愿让冯-米勒执行特权标签。
注4:本文兰尼斯特家族指德州人,加里-库比亚克和韦德-菲利普斯为德州人教练组出身,而冯-米勒本身就是达拉斯人。
注5:冯-米勒与野马签下6年一亿1450万新约,联盟防守者第一高薪。
注6:冯-米勒在推特上上传自拍,但将埃尔维在照片的部分的截掉。
注7:德州人休赛期选择裁掉上季先发四分卫布莱恩-霍耶尔。
注8:史上最佳防守者劳伦斯-泰勒近期称赞瓦特,是当世第一防守者。
注9:据说德州人训练场被淹,瓦特依然在训练。
注10:德州人在自由市场网罗了布罗克-奥斯怀勒和跑卫拉马尔-米勒等强援。
注11:明年超级碗将在休斯敦NRG球场举行。
注12:暗指上季国联分区赛黑豹获胜。
注13:约什-诺曼放弃特权标签,转投红皮。
注14:据说罗恩-里维拉希望牛顿减少庆祝的次数。
注15:拉塞尔-威尔逊在近期发布了个人商标。
注16:马肖恩-林奇在今年春天意外宣布退役。
注17:理查德-谢尔曼近日表示,“轰爆军团”的实力依然保持巅峰。
注18:风流成性的拉塞尔-威尔逊,上个月正式与歌手西雅拉举办婚礼。
注19:休赛期巨人恶补了防守组实力,尤其是防守前线。
注20:很多人相信,奥德尔-贝克汉姆、维克托-克鲁兹和斯特林-谢帕德的外接手组合会是极其恐怖的。
注21:上赛季被小贝完爆的角卫们。
注22:新赛季常规赛布雷迪将被禁赛4周。

NFL中文专栏作家:方凌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于天天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二零一六年NFL休赛期:权力的游乐

上一篇: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教练:乔治-圣皮耶留在中量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