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秤杆弄点买菜钱!(组图)
分类:人生百态

如今人老了,只要房子不倒就凑合着住了。只要我现在能走动,我就会逢集的时候靠秤杆弄点钱买菜,我多弄点我和老父亲就能多吃点,少弄点就少吃点,如果弄不到那就算了......

1

2009年1月25日是大年三十,匆匆吃完早饭后周瑞云随即点燃了一根烟,再系好围裙转身来到屋内抵墙的一口老式红漆木箱旁,将手伸进箱内小心地摸索着,他告诉我:“今天年三十别的人家都在准备过年团圆,可我还没来得及去买鞭炮和对联。不知道为什么一年到头总是这么忙,忙来忙去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如今我也六十多岁了。我得找点钱等鱼行罢市后买点东西,过年了总要贴幅对联放挂鞭炮。这口木箱是在我第一个女人活着的时候买的,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箱上的红漆也掉了,也许再过几年我也转到泥巴堆里去了!”

2

从箱里掏出20元钱放进贴身的口袋,周瑞云叼着烟拿起放在门后的秤就出了门。鱼行在他家对面,走过去不远。周瑞云胳膊上挂着秤砣揣着秤杆来到鱼行后,猛拔了一口烟吐出一圈蓝雾后他说:“我们这里的集市是隔天逢集,到了赶集这一天我会带着秤到鱼行忙生意,可以说是风雨无阻。我在鱼行是秤手,你可能不知道秤手是干什么的,其实就是用秤给别人称东西的人。”

3

在鱼行门口空地上摆放了一些塑料盆和桶,周瑞云和提供货源的货主一起将氧气泵以及大小不一的鱼放进盆内。用眼睛四处观望了一下集市上的行人后,周瑞云说:“现在集市上的人也来得差不多了,我们再将盆内的鱼按个头细分一下,这样大鱼可以卖大价钱。今天是年三十,我估计生意不赖!虽然今天是穷光蛋集(指穷人临近年关才来赶的集),但今天都是前来买东西的。明天是正月初一,从初一到初五休集,到时候想买东西也买不到,所以今天也是年前买东西的最后一天。我把话放到这里,今天的生意应该很好,卖家的鱼能卖个好价钱!”

4

摆好摊位后,周瑞云用手沾了一把水将秤杆抹了一遍,他笑着说:“这杆秤已经跟了我二十多年了,当年是花15元钱买的。如今物价上涨了,想再买同样的秤估计要30元了。这杆秤前号可以称22斤重的东西,后号可以称110斤重的东西。鱼行原来是我哥和嫂子开的,我哥死后我就接我哥的手和嫂子继续开鱼行。现在嫂子年龄大了,我就没让嫂子再来鱼行干活了,所以鱼行里真正干活的是我和一个会计。不过鱼行的收入在分钱的时候还是分成三份,有一份是我嫂子的。没接我哥的鱼行之前我自己开了一间粮食行,主要做大米小麦的生意,其实就是杂货行。我哥死后我想不能两个行都开,就把自己的粮食行关闭了。”

5

看到围在鱼行门口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周瑞云赶紧对我说:“现在行里上人了,我就不陪你叙话(指聊天的意思)了。”说完他就对围观的行人大声吆喝道:“大家快来看一看呀,你看今天行里的鱼多巧博(指漂亮的意思)。今天是大年三十,过几个小时就要吃年夜饭了,买条鱼回家吃,吃了就代表年年有余!要买就快买了,再不买就没有卖的了!”

6

看到围观的人只看并不搭话,周瑞云便对一个围着鱼盆看了许久的女孩说:“小姑娘,一看你就是从外面打工挣大钱回家过年的,回来了年三十全家吃顿热闹的团年饭。你看我这盆里的鱼蹦得多欢,多逗人喜欢。买几条鲫鱼回家红烧,年三十吃鱼代表年年有余,有余了就能发大财节节顺呀!”

女孩犹豫了一下,最终点头同意了。满心愉悦的周瑞云赶快从盆里抓了几条出来放进塑料篓里。

7

周瑞云过秤的时候,女孩的男同伴紧紧地盯着他手中的秤杆。目不转睛地称着鱼的重量的周瑞云大声地说:“我们这个行里的规矩是买家买10元钱的东西我们收取1元钱的佣金,所以你们把心放到肚子里,在我这里买鱼绝不会少你一两秤,不信你们可以在集市上打听一下我的为人!如果你们回到家发现在我这里买鱼少了一两秤的话,你们可以拐回来当我的面把我的秤缺(指折断的意思)了,我就永无远不靠拿秤吃饭了!”

[FS:PAGE]

8

女孩买走几条鲫鱼后,一位中年妇女也过来说想挑条活的鲤鱼。将秤和塑料篓抓在左手上,周瑞云快速地用右手从盆里逮住一条正在游动的鲤鱼放进篓中,他说:“小妹,我把丑话说在前头不为孬,今天是光蛋集,像这样的鲤鱼也就剩两条了,所以今天的价格是每斤6元。我说这话绝对不是屁串子(指说话不诚实的意思),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先去安徽那头的鱼行问了价格再来。”

9

见中年妇女同意了,一边过秤的周瑞云继续说:“小妹,你如果早几天来买鲤鱼就没有这么少,鱼行里这几天就数鲤鱼好卖,因为谁都想在大年三十晚上来个鲤鱼跳龙门,所以鲤鱼少了就变成物以稀为贵了!货主从外面收上来的价格也高了,来我们行卖东西我们也不能让他们亏本掉裤子,所以我需要把买卖双方一碗水端平了,决对不会靠带你(指欺骗的意思)的!”

10

做完几单生意后,周瑞云笑着对我说:“看到了吧,集市上的价格是完全自己把握的,买的人多了价格马上就涨,没人买价格马上就跌,集市做生意是眼生行情的活。拿刚才卖鲤鱼来说,平时买的人并不多,可到了年关过年的人想吃鲤鱼图个吉利。早晨鲤鱼卖4元钱一斤,如果有三个人想买,我就可以把价格涨到5元钱一斤;如果三个人都伸手抢,我就马上涨到6元钱一斤。像黑鱼平时一斤一般卖6元,今天涨到了10元。称黑鱼的竹筐是我们这里的粪筐,在我们这主要用来装猪粪、牛粪,我称大鱼的时候必须要用这种大筐才好上秤!”

11

利用休息的空档,抱着秤杆健谈的周瑞云继续说:“行情价格是灵活多变的,淡季里涟鱼每斤8元左右,今天行里开价15元钱一斤。但这不是瞎要,定价要看几个方面,买的人多不多?鱼的大小?是死鱼还是活鱼?总之要把这些问题都要考虑到。现在国家的能人(把聪明人的意思)多,一年前我在县城买了个氧气泵,插上电这机器就往外冒气鱼就死不了,如果在以前没有氧气泵的时候我们只能卖死鱼,赶上夏天死鱼过一天就臭了,别说卖白给都没人要,所以还是现在的人能。在毛主席年代我只是听说什么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那时候是喊口号看不到实物,如今这些都实现了能看到了!”

12

接过熟悉买家送来的钱后周瑞云转身递给会计记帐,他说:“会计,刚才邻居老板买鱼后把钱直接给我了,现在给你记帐。”

周瑞云又对我说:“鱼行只有我和会计两个人干活,我主外是秤手,会计主内负责记帐和收钱。我还要负责吆喝,干秤手这行不会吆喝可不行,每次称完秤我第一件事就要大声地喊出多重以及多少钱一斤,然后会计根据我说的记下重量和价格再收买家的钱。我们行有行规,不收卖家的钱但是收买家的佣金,一般来说是买家买10元钱的东西我们额外收取1元钱的佣金,这1元钱就是鱼行的收入。”

13

中午11点6分赶集的人陆续散去,天气也越来越冷了。把秤杆挂在竹篓上,周瑞云将双手揣进棉袄袖口里取暖,来回跺着脚赶寒气的他对我说:“刚才生意好的时候我身上和手上都忙得出汗,现在赶集的人都回家准备年夜饭去了,这人一走街就变得冷清要罢集了。罢集的时候价格只能一路下跌,在这个点来买东西的都是想买罢市时便宜东西的人!等会把行里的地摊一收,我再去买罢市时便宜的鞭炮和对联回家准备过年!”

14

收完摊位后,周瑞云买了挂鞭炮和对联就回了家。来到里屋他伸手去取麻绳串挂在屋内大梁上的腊货,他笑着说:“你看这是我年前在集市上买的年货,猪肉、两只鸭子和两个猪头,等会切一部分煮上当年夜菜。我如今和老父亲两人一起生活,我自己的土地交给生产队了,我现在种的是外出打工的侄儿的两亩土地,平时就靠那点土地吃粮食,逢集的时候我会靠秤杆弄点钱买菜。今天鱼行的生意按照会计结帐的交易额是不到一千元,我们鱼行会拿九十多元的佣金。有时候熟人来买鱼不给佣金,再除去氧气泵的用电钱,三人分下来平均差不多有三十元。这是赶到过年的时候集市生意好,如果是平时淡季的时候每个人每天想分十元都够呛!”[FS:PAGE]

15

将腊肉放到锅里煮上,周瑞云又赶快去贴对联。他住的房屋是很老式的泥巴垒墙的土屋,木门历经风风雨雨后变成和墙一样的土了。推开嘎吱作响的门,周瑞云边撕旧对联边对我说:“一年一年的时间过得真快,再过几年我就上七十岁了,我的老父亲过完年后也虚岁八十七了。生产队看我无儿无女过得很穷,前几天还给了我一百元的国家补助款。这几天我父亲都在为那一百元的补助款生闷气,他说他都八十多了,为什么不补助他?我就劝父亲说国家已经够好的了,再说国家没给我们钱的时候我们不也过过来了吗?我还劝父亲不要和村领导的关系搞僵,因为我还指望等我干不动后再给我弄个五保户名额呢?从古到今没听说过农民种地不交公粮的,现在农民不仅不交公粮了国家反还给种地的每亩补助款,这和过去相比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父亲和我都老了,家里的三间土房子是土地到户的头一年盖的,我和父亲没有能力再盖新房了,平时下雨漏水我会采点芳草(当地指一种生长在田边容易燃烧的草)回来遮盖一下。如今人老了,只要房子不倒就凑合着住了。只要我现在能走动,我就会逢集的时候靠秤杆弄点钱买菜,我多弄点我和老父亲就多吃点,少弄点就少吃点,如果弄不到那就算了......”

手记:

和周瑞云交流的时候他的嗓门声音总是格外大,逢到用秤称完鱼鸭重量后他会大声地对鱼行的会计喊出货物重量及价格。周瑞云笑着解释说他的声音必须要压倒其他人的声音,否则会计会听错计错。或许因为职业习惯,他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中也是大嗓门,谈到自己一生的经历,他笑着大声说他的遭遇可以写一本书。

周瑞云说:“我是这条茶安街正宗土生土长的人,老几辈都在这条街上做生意。我爷爷活着的时候生意做得很大,当时这条属于河南管辖的街面有一排房子都是爷爷的。后来解放军来了把爷爷的家产和房屋都充公了,并把我们家划为地子号(指地主的意思),从此我家就从最富变成最穷了。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还是个小青年才二十多岁,那时没有什么约束,可在三年困难时期后我们这里整天除了扒河就是扒河,从那时开始我可以跟你说我把狗都不受的罪都受了!自从参加人工扒河后,我就整整扒了十年的河!那时候没有机械,全靠手挖肩挑!无论是冬是夏都睡在地铺上,一年到头想吃点带肉味的菜都吃不到,全是吃老腊菜(指咸菜的意思)!

等扒河结束后我也变成三十岁的人了,因为家里穷加上政治成分不好没有女人愿意嫁到我家。我父亲就从外面给我找了个神经不正常的女人和我结婚了,婚后一年老婆就给我生了一个儿子。看到儿子出生我心里可高兴了,尽管当时家里穷但儿子的到来让我看到了希望。我想我们家有后了,等儿子长大后就可以照顾他那个神经病的妈了。

在儿子一岁的时候老婆又给我生了个女儿,一看儿女都有了,我对将来的生活更是充满了希望和干劲!女儿长到一岁多后,因为有神经病的老婆不能带孩子,我就背着女儿去生产队用牛耕地,可没想到女儿在我后背上被活活捂死了!大女儿一死,我在心里直怨我自己和老婆,我想如果我的老婆如果神经正常她就能在家里带孩子,女儿就死不了了!

大女儿死后没多久我的二儿子就出世了,可他出生后不久就生了病因为没钱治病最后病死了。二儿子死后半年多我的二女儿也出世了,她在出生的当天就死了,二女儿死后我的老婆在生她时得了产后风没多久也死了。

老婆死的那年是冬天,我含着泪带着大儿子把老婆埋了,让儿子先回家后我趴在老婆的坟上大哭了一场,我对老婆说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我们的大儿子,我会带着儿子每年给她上坟烧纸。我的老婆很可怜,她活着的时候曾跟我说想吃顿饱饭,那时候家里太穷了直至她死也没给她弄点好吃的。

老婆死后没多久大儿子的羊角疯病就犯了,因为家穷没钱治病儿子很快就变傻了,最后傻到不吃饭吃自己的大便。儿子完全傻后有一次在他奶奶家烤火时趴到火盆里烧坏了中毒死了。[FS:PAGE]

老婆死后第二年农村就开始土地包产到户,有个熟人看我带着儿子生活艰难就给我介绍了一个女人,当时我想一个男人带孩子顾上不顾下的就同意了。第二个女人来我家时她已经生过三个孩子,她的两个儿子大了就没带过来,只带了最小的一个12岁的女儿来我家。看到家里有了女人我就想办法开了间粮食行。可没想到她的儿子是干二夹(扒手)的,每次被派出所抓住后我就要拿着钱四处找关系送礼把她的儿子弄出来,这样一来我开粮食行辛苦挣的钱全花在她的儿子身上了,后来她的大儿子被判了两年劳改。

为了她的两个儿子,我好不容易翻起来的家又变穷了,等她大儿子劳改出来后我也欠了一屁股的债。看到我的家穷了有一天她跟我说她要去农场看她劳改的大儿子,我一想毕竟她是母亲去看服刑的儿子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原本说看了儿子后她就回来的,可没想到她一走就没了踪影。我像发疯一样的四处找她打听她的消息,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就是没有任何的音讯。过了一年多我们本集市的一个人跟我说他去安徽芜湖走亲戚的时候碰见了我的第二个女人,他还说她已经嫁到芜湖船厂跟一个老工人过日子了。我一听到这个消息都被气死了,没想到我四处寻找的女人背着我嫁人了!

得知我的第二个女人在外面嫁人了,集上我的一个好朋友在外面看到一个流浪的女人后就把她领到了我家。我看她很可怜就把她收留了,没想到过了一个星期我才发现她也是个神经病,发起疯来吓死人!我说什么也不要她了,就强制性地把她赶走了。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个神经病女人去哪了,是死是活也不清楚。

我的第二个女人的儿子两年劳改出来后还特意来我家看望我并问我愿不愿意让她妈妈回来和我接着过。我当时很生气地说我都气死了,这事以后再说!没想到他大儿子来我家没多久我的第二个女人就来了,她说要和我接着过日子。我当时就对她说人不是畜生,不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不管怎么样我是坚决不要她了,我再也不要这种跑子货女人!这样来来回回十多次我都没让她进家门,后来她跟我说如果你不要我我就嫁到你家旁边给你脸上抹灰,我当时就说你就是嫁到和我门挨门我都不怕,就算把我脸上抹成猴屁股我也无所谓!后来她就嫁到我们本大队了。

本来我和我二个女人的大儿子交往不错,他以前来看他妈的时候见面喊我叔,每次她的两个儿子来我家我就算没有钱也会借钱买点吃的给他们,我一直把他们当客人对待,后来他妈嫁到我们本大队后我们就没有什么交往了!

我到现在还没有和我的第二个女人办理过离婚手续,她有时候也会来集市上赶集,但我从不主动和她说话,反正她过她的生活我过我的生活,井水不犯河水!有时候她来鱼行买鱼我也会照样卖给她,毕竟人家买鱼就代表她是买家,我要一视同仁!

第二个女人嫁到我们大队的时候我当时是四十多岁,从那时开始我就再也没找过女人了,我觉得自己已经被三个女人管够了!第一个神经病的女人给我生最后一个孩子的时候死了,她生的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也死了;第二个女人是个跑子货;第三个女人是个神经病!我们集上的人也曾劝我再找个女人过日子,我说什么也不同意。我现在看开了,因为想和我生活的女人肯定有她自己的孩子,她自然会向着孩子不会向着我,我辛苦挣的钱也全给她的孩子了,我最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现在国家政策好去年下半年我们村给我弄了个低保名额,本来一个季度是一百元,可到我手上只有九十元,说每次要扣十元钱的费用,我不知道这是怎么扣的。我父亲说为什么我有低保他没有低保,我想按理说我父亲也应该给,可不管怎么说好歹给了一个人,也只能知足了!

今年我六十多岁了,我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我没有后代所以盖房子也没有什么用,再说我也没钱盖房子。逢集我会用秤杆弄点小钱维持我和老父亲的基本温饱,等我老了干不动后我想让队里把我弄成五保户就行了......”[FS:PAGE]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于人生百态,转载请注明出处:靠秤杆弄点买菜钱!(组图)

上一篇: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美国摄影家罗伯特·帕尔汉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