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纪实摄影师用镜头记录苏格兰公投事件
分类:人生百态

出生在苏格兰、现居住于英格兰的纪实摄影师科林·麦克弗森,一年前启动一场题为“记录苏格兰”的团队拍摄,用双脚走完了苏格兰与英格兰之间的边境线。一路上,他不仅努力探寻边民的生活,“最主要是发现自己”,并用镜头记录历史关头中的苏格兰。

英国纪实摄影师科林·麦克弗森

9 月18 日,一场苏格兰独立公投,让这个地方成为了世界瞩目的焦点。

在投票开始之前,反对和支持独立的统独两大阵营,在苏格兰各地的拉票大战已经趋于白热化。其中的主战场,正是位于古城爱丁堡皇家英里大道下端的苏格兰议会大厦——一幢拥有200 多年历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的乔治王时代建筑。

“大街小巷充斥着各种活动:有人在散发传单,有人在进行辩论……每天的报纸和电视都是这些,还有游行。非常热闹。”科林·麦克弗森(Colin McPherson)向《外滩画报》描绘道。

科林是个纪实摄影师,职业生涯长达25 年。1964 年出生于爱丁堡的他,毕业后先在一些报刊担任摄影记者,20 年前成为自由摄影师,经常受托为《星期日独立报》、《卫报》、法国《世界报》等知名新闻报刊拍照,也是Corbis 图片社的特约摄影师,拍摄过近10 年来英国的几乎所有重大新闻事件。

一年前,他用双脚丈量了苏格兰与英格兰的边境线,并将沿途拍下的组照命名为《一条微妙的线》(A Fine Line)。

独立派在苏格兰首府爱丁堡卡尔顿山举行集会,吸引了近3 万名支持者参加

徒步横穿苏格兰边界

今年夏天,科林所在的“记录苏格兰”摄影团队举办了两场图片展览,并且出版了一本题为《共同的大地》影集,收录近一年来团队拍摄的所有关于苏格兰的作品。“第一场展览在布拉德福德(英格兰约克郡境内)举办,我为此拍摄了一系列苏格兰和英格兰边境的照片。在格拉斯哥(苏格兰第一大城市)的第二场展览的内容,是我重返故乡拍的一座于 1992 年关闭的钢厂的旧址。它是欧洲最古老的钢厂之一,厂房被保留至今。”科林告诉记者。

“尽管我出生在苏格兰,但居住在英格兰,因此没有资格参加这次公投。”科林的口气中透露出几分无奈。

按照苏格兰选民登记规定,这次具有投票资格的选民,必须是居住在苏格兰境内的英国公民、欧盟公民和某些特定的英联邦成员国公民。也就是说,投票资格不是以族裔区分,而是以居住地为投票资格的决定因素。

据统计,苏格兰境内人口在 500 万左右,全世界另有 5000 万人拥有苏格兰血统。许多人在异乡却心悬故土的苏格兰游子,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关注那片土地未来的命运。

2012 年 5 月,当科林和两位同事在北京工作之际,他就萌生了组建一支纪实摄影团队的想法。随后,他们又邀请著名女纪实摄影师苏菲·格兰德加盟,这四位苏格兰同行组成了“记录苏格兰”团队。正如其作品集的书名《共同的大地》所揭示,“记录苏格兰”的宗旨,就是要“共同见证和拍摄在苏格兰发生的重要而多元的故事”。

一年前科林拿起相机,徒步走完 96 英里(约合 154 公里)的英格兰与苏格兰部分边境线,并用相机记录下这次旅程。

“我喜欢和沿途的人们聊天,听他们讲述各自的生活。边境是个丰富多彩的地方:有些人住在小城镇,有些人住在广袤的乡间,还有的住在更远、更偏僻的山区。有意思的是,他们或许在政治上还没有达成共识,但在形式上都很团结,自称‘边境人’。”科林回忆道。

一路上,科林不仅努力探寻边民的生活,“最主要是发现自己”。

跨过一道青山绿水,可能就是一方世外桃源。在距英格兰仅“一箭之遥”的苏格兰西南角,也有一个童话般的村庄:格雷特纳·格林(Gretna Green)。

这是一道设在Cheviot 山上的边境栅栏,它的左边是苏格兰,右边是英格兰

在这里,男孩儿 14 岁、女孩儿 12 岁就能结婚,而且仪式非常简单。只要新人到了这里,任何村民都可以“见证宣誓”,为情侣主婚。

不过,自 1754 年起,英国法律禁止 21 岁以下、未经父母同意的年轻人自行结婚。因此,格雷特纳就成了许多爱到难分难舍的英格兰年轻人私奔的第一选择,别名“私奔天堂”。

科林的第一站就从这里开始。在过去的一年里,他多数从这里出发,前往东部。“有些天只走几公里,有些日子,我会爬山并走上个 15 到 20 公里。”科林说。

对于科林来说,徒步不是目的,摄影记录才是。所以,碰上格雷特纳这样“有故事”的地方,让他觉得很幸运。

“在出发之前,我通常会进行一些调查,可能会查阅一下当地历史上发生过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有没有诸如农业展览、结婚典礼或其他活动,所以我总能聚焦于某样特定的事物。”科林解释说。

9 月 18 日苏格兰公投之后,英国版图可能会少掉一大块

苍凉的苏格兰民族精神

在科林的作品中,有一幅的画面极其简单:在一座小丘的中央,有一段篱笆,不起眼地由近及远,沿着空旷的草原孤零零地伸展开。苏格兰与英格兰的最后一次决战,据传就发生在这片看似荒凉的土地上。

时间回溯到 1575 年,当时已经正式宣布独立的苏格兰国王詹姆士四世,和英格兰国王亨利七世签订了永久和平条约,还迎娶了后者的女儿。但双方最终还是爆发了一场大战,最后以苏格兰的胜利告终。这块曾经的战场,如今已经杳无人迹,空空如也,甚至没有战争的纪念碑,只有漫铺天际的草地,看上去就像苏格兰高地上偶尔出现的高尔夫球场。但就是这样的风景,也成为科林的心头偏好之一。

“在苍凉中,你似乎依然能感知到几百年前苏格兰的某种民族精神。”科林说。

这种民族精神究竟是什么?身为摄影记者的科林没有多说,但从他的作品和描述中不难发现,除了与英格兰明显不同的风景、地貌,今日的苏格兰仍努力保持自己的特色:自己版本的英镑,高度自治的议会,独立的司法和教育体系,官方语言包括盖尔语和低地苏格兰语……

据维基百科记载,苏格兰的最早居民,是公元 5 世纪来自爱尔兰北部的盖尔人,他们在此建立王国。它与英格兰的结合始于 1603 年,当时的苏格兰王詹姆士六世继承了无嗣的伊丽莎白一世,成为英格兰的詹姆士一世,并将自己名下的两个王国合并为一。

1707 年 5 月 1 日,联合法案(Act of Union)通过,苏格兰正式与英格兰合并为“大不列颠王国”(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双方合并后,不时有苏格兰人要求民族自决,以保持自有特性。2007 年,主张脱离英国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险胜原本执政的工党,2011 年该党更成功赢得苏格兰议会的多数议席。去年 10 月 15 日,苏格兰首席大臣亚历克斯·萨尔蒙德宣布今年将举行独立公投,并获得英国首相卡梅伦的首肯。

一名苏格兰人扮演 700 年前的苏格兰国王罗伯特·布鲁斯。1314 年 6 月 24 日,这位国王在班诺克本战役(Battle of Bannockburn)中率领苏格兰军队以少胜多,大败入侵的英格兰军队。这是第一次独立战争的决定性战役

迄今的大多数民意调查显示,主张继续留在英国的反对(No)阵营占据优势,但支持独立(Yes)阵营正在迅速缩小差距,甚至一度反超“统派”。

7 月 12 日,英国老牌杂志《经济学人》发表数篇长文,其中之一警告说:“联合王国存在的最重要的意义,在于‘联合’这一理念:不同历史背景的人和个体能够和平共处,这种多元性能完善其文化、经济和政治制度。而且如果英国分裂了,受挫的将不仅仅是英国人的自尊,还将减弱英国作为一个国家在国际组织以及国际舞台上的发声和影响力,世界也会蒙受损失。”

该刊还指出,独派所描绘的天堂前景,到头来很可能只是一枕黄粱美梦:“虽然苏格兰民族党为苏格兰独立描绘了一幅石油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科技促进经济发展的美好蓝图,但事实是,在双预算和经常账户赤字的情况下,苏格兰独立后甚至要面临比英国还要严峻的挑战。再加上在一个危险的人口前景和民族主义政党过度消费的意图,苏格兰的经济前景将格外黯淡。”

停泊在贝瑞克市附近苏格兰和英格兰交界处的一辆已经打烊的小吃贩卖车

“预知结果是不可能的”

对于科林来说,苏格兰无论独立与否,公投的影响都将深远。

英国有不少知名人物如 JK·罗琳都公开反对独立,科林认为,这是“因为他们对大不列颠联合王国很敏感”。与此同时,也有一些艺术家、作家、音乐家和诗人等支持独立,例如影星肖恩·康纳利。苏格兰著名喜剧演员比利·科诺利(Billy Connolly)曾经拿苏格兰议会开玩笑,说它是“我们的冒牌议会”,为此招来各种严厉批评。

英国排名第一的网球运动员安迪·穆雷(Andy Murray),当被问及在今年的巴西世界杯上支持哪个队时,他直言:“除了英格兰,我都支持。”

作过类似表态的名人比比皆是,他们的看法也被统独阵营用来游说民众。“在城镇和市郡,支持和反对的比例是一半对一半。”科林表示。

科林走过的边境线,是苏格兰和英格兰于 1237 年签订的《约克条约》法定认可的。自那以后,划界上只有一些小调整,包括贝瑞克郡(Berwick)的一些岛屿与部分北海。但这些都只是微调,从未发生过流血事件。童话般的格雷特纳也曾被当作“争议领土”。

在苏格兰与英格兰交界处的一块巨石标志前,一名穿民族服装的苏格兰男子在吹奏风笛

“谈论这些话题十分复杂,要预见公投结果也是不可能的。”科林说。因为人们对自己国家的经济、安全、石油、货币和外交政策总是有不同看法,目前仍有将近五分之一的苏格兰本土人士,仍对自己的选择拿不定主意。

“支持方相信,苏格兰应该独立掌管所有事物,由苏格兰人自己决定国家的何去何从。反对者则认为,苏格兰太过弱小,无力独自发展,应该在联合王国内寻求庇护。”科林不愿公开自己的政治观点,但他认为,苏格兰独立问题非常复杂:“很多东西会因为独立而改变,但不会非常迅速。这是最有意思的一点。”

在科林看来,如果投票结果最终是统派获胜,苏格兰仍将基本和从前一样,但内部的好处会变少,政府支出应该会有所降低,因为联合王国政府一定会削减债务。“如果情况真是这样,我担心苏格兰人会变得更加内向,或者有点郁闷吧。”科林说。

苏格兰首席大臣萨尔蒙德在爱丁堡卡尔顿山向独派支持者致辞

“我喜欢通过摄影讲故事”

在 25 年的摄影生涯中,科林还曾远赴亚马逊丛林。2005 年的巴西北部,他要开展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拍摄雨林如何被砍伐和焚烧,揭露非法砍伐。

“如果你是一个摄影师,就得勇敢、爱探索,对世界充满好奇,随时肯冒风险。”科林指出。他需要足够的技巧去完成记录故事的使命,并且安全返家。

家,是科林镜头永远的主角。每逢一年一度的爱丁堡艺术节,皇家英里大道都会被汹涌的人潮包围,风笛的长鸣、歌声、杂技和烟火,让整座城池一片沸腾。而科林的镜头是安静的:不同民族和肤色的人们,在纯净的背景下,展现出经过光线沉淀的笑容。

十年前,科林跨过边境,来到英格兰的利物浦。这座诞生“披头士”的港口城镇,拥有跳动不息的活力。“我在这里居住越久,对这个地方和这里的人就更为了解,当然还包括他们对足球运动的痴迷和热情。”

历史悠久的利物浦俱乐部就在这里。每周都会有数以万计的球迷到安菲尔德球场,为自己喜爱的球队加油,科林也是其中一员。今年 4 月,当球场内举行希尔斯堡惨案的哀悼活动时,他也在场,不仅作为球迷,更是作为一个设身处地的记录者——他已经和这座城市息息相关。普通市民的笑脸、路边的炸鱼和薯条外卖店、夜幕下的街道……

“我从不参加摄影比赛或者追逐奖项。”科林说,“我喜欢通过摄影讲故事,力图展示我们的奇妙世界。”一如他的个人网站,没有浮夸的获奖记录,只有作为工作手记的博客,记载他的经历和感触。

一名独派拥趸在卡尔顿的独立阵营集会上

苏格兰公投大事记

14 世纪:苏格兰王国挑起一系列战争,试图脱离英格兰独立。

1603 年: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继承英格兰王位,成为英格兰的詹姆斯一世,两个王国结成共主联邦。

1653 年:奥利弗·克伦威尔被任命为英联邦护国公,将两国统一为一个政府。

1660 年:重新确立的君主制瓦解了统一政府。

1707 年:苏格兰和英格兰正式合并为大不列颠联合王国。

2007 年:主张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在苏格兰议会选举中,以一席之差击败在苏格兰执政多年的工党,组成少数派政府。

2011 年:苏格兰民族党在苏格兰选举中大胜,赢得 129 席中的 69 席,组成多数政府。

2012 年:1 月,经英国政府授权,苏格兰议会获得举行“公平、合法、准确”公投的权力,并制定《公投备忘录》,规定相关选举人资质及选举机构。

2012 年:10 月 15 日,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和苏格兰首席部长亚历克斯·萨尔蒙德签订《爱丁堡协定》,为公投提供法律框架。

2013 年:6 月 27 日,《苏格兰独立公投法案》在苏格兰议会通过,8 月 7 日获女王签署。11 月 15 日,苏格兰政府发布 670 页白皮书,阐述苏格兰独立的具体细节和方式。

2014 年:9 月 18 日:苏格兰举行独立公投,Yes 和 No 分别代表支持和反对独立。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于人生百态,转载请注明出处:英国纪实摄影师用镜头记录苏格兰公投事件

上一篇:依然没有放弃 尼康发布D3s相机最新固件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依然没有放弃 尼康发布D3s相机最新固件
    依然没有放弃 尼康发布D3s相机最新固件
    这对于依然在使用尼康老款D3s顶级相机的用户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尼康官方刚刚发布了它的最新升级固件,版本为1.03。尼康依然没有放弃老款产品的用户
  •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随身影像更专业 SNAP!PRO高逼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随身影像更专业 SNAP!PRO高逼
    随手即拍的实时性与方便性,让非专门的工作水墨画师的形似民众差不离都以手提式有线电话机代表相机记录生活,尤其随着instagram 逐步替代 Facebook社交分
  • 红叶摄影技巧
    红叶摄影技巧
    红叶摄影技巧 香港红叶的最佳观赏期大约在 以下是一些硬件上的拍摄心得,只供参考。 1)镜头运用︰ 长焦镜︰捕捉高处的红叶特写 超广角镜︰营造构图大
  • 百年运动相机发展史:时尚变迁的符号
    百年运动相机发展史:时尚变迁的符号
    运动相机一直广受摄影爱好者的喜欢,不光是其能够抓拍到美妙的“动感”瞬间,它更是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时尚符号。下面就让我们一同走进运动相机百年
  •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法国人镜头下的中国横幅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法国人镜头下的中国横幅
    陆芦(EricLeleu)拍摄大街小巷的横幅,最初是为了拍好拿回去问他的中国朋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横在城市空间的红色长条绸布对一个法国人来说,是很显